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
隆回乡音信息网

社区广播台

查看: 621|回复: 2

攻克锦州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0-5-3 12:5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攻克锦州6 t8 t7 u! L, u+ b' f9 Y
/ }$ `/ R  ]3 h' Q( ~# b
6 [1 G! O( N  T6 J

# c" S! {1 Q  t6 u; s9 w! V上午10时,从锦州方向传来振聋发聩的炮声,连大地都在抖动。+ `. U( b& N- s: D  V
& S% N7 E! ^. r- r
总攻开始了!
) e- @6 ]/ \. S& f  T% @: y9 e& [7 E2 c# D3 l( D
10月14日上午10时,几百门大炮同时怒吼,锦州城顿时一片火海。城墙、碉堡纷纷倒塌崩陷,铁丝网、梅花桩四散飞扬,护城壕也被轰平了。10点40分,第三纵队司令员韩先楚用拳头猛擂办公桌,桌上的电话机被震得跳了起来。参谋人员见状立即奔出指挥所,向天空发射了8颗炫目的照明弹,同时炮火开始向敌阵地纵深延伸。" g6 _7 \/ N6 \+ N# X
) `$ J, @1 T* V
随即,军号声在锦州城下急促响起,部队潮水般向突破口涌去。当天中午,解放军各路大军相继突入市区,开始激烈的巷战。范汉杰守军的炮弹已经消耗殆尽,只能被动挨打。下午4时,范汉杰决定于黄昏时突围。4 D8 c' E# V/ r- [+ j3 ]/ Q

" w, {: S9 z: L/ k0 N/ ~5 c太阳尚未完全沉落,范汉杰急不可待地下令:  T- `) |* o/ S4 {& P  k( i
$ }5 k: Q$ S  u% x+ e/ ]
“突围吧,否则就来不及啦!”
3 f7 n* U, J4 T8 r" e+ z
5 `, n; S- H: }& w天黑后范汉杰终于突出了锦州城,此时卢浚泉、李当等均已失散。范汉杰率残部越过南山农场,又遭到解放军袭击。混乱中范汉杰逃上松山,一口气跑了两个小时。歇下来一看,身边只剩下待从副官、卫士和女秘书。
9 b6 |4 ?$ ~6 a* h0 |+ J
, g" t" D( P6 z/ Z$ N9 z范汉杰登上山头,见锦州城火光冲天,枪炮声不绝入耳。副官见山东面有一个小窝棚,建议白天就躲在窝棚里休息,夜里再行动。
- e" U4 l) t! S; {8 r+ Z, q9 a9 S  t3 ]1 w
15日下午4时,副官报告附近村落的解放军已经向城里出发了。范汉杰决定化装行动。7 A3 }! ^6 M; g4 k8 @: G) T

9 o9 T( j4 J/ k5 i- y16日清晨,范汉杰一行在锦州东南20华里的谷家窝棚附近行走,被解放军的潜伏哨截住。
9 a" `8 h: U1 s3 f3 V. c) l7 V
" W) ?2 r  Z  S5 u0 F当时范汉杰头戴一顶烂毡帽,穿一件露棉花的破棉袄和一条不合身的小棉裤,肩上搭一个破麻袋,边走边啃着萝卜。
' J+ Y  h- f  N& ?' w. U6 m( k  ?) e, Q! _% o, A3 A
哨兵一盘问,发现女人是广东口音,再问其他人都是广东话。哨兵马上明白了,这几个人必是调到东北打内战的国民党军。
3 y  \- [) X  ]" m2 L
$ G7 a* `( M. `果然,带回去一对号,八九不离十。那个戴烂毡帽的人:四十出头,大高个子,脸黑秃头,广东口音。这不是范汉杰吗?
7 P: x: `( m1 r! Z) Q' n' g
- D  V0 v) |5 [$ o经过31小时激战,东北人民解放军全歼锦州范汉杰集团12万人,生俘范汉杰、卢浚泉以下将官43人。
  c+ V9 _) m, Q# ^# Z6 j0 _5 n* p% d4 _
范汉杰是东北战场被俘的国民党军最高级别的将领。当天夜里,林彪、罗荣桓在忙牛屯接见范汉杰。
' ]" a( S  G6 |5 a% j5 m& z7 E0 @5 E* n1 a3 l1 A
“你对锦州这一仗有什么看法?”林彪问。8 O$ z5 g5 M7 i
. w/ T3 w( M5 O. }- n
“打锦州这一着,非雄才大略是下不了这个决心的。锦州好比一根扁担,一头挑东北,一头挑华北。现在扁担断了。”范汉杰说。
! a2 w) n9 U% @" ~; a" s: ]: t5 P& C, Z( x- K' F
林彪得意地笑了。+ n* f3 K' ?9 q1 ~& @6 ?+ I' c
/ q3 s' r1 _: j2 a7 H
“战略上我们棋高一着,”罗荣桓望了望墙上的毛泽东像,但他没说下这步棋的雄才大略者是毛泽东,“那么,战术上呢?”* T2 K/ ^/ ]" G. h  k7 @

* Q3 T( ^5 m! k+ N, ^, \“贵军炮火猛烈,出乎意料。我们的炮火全被压制住了。”范汉杰说,“贵军迫近挖壕作业很熟练。我们在地面上看不到部队运动,无法实施阻击,贵军冲锋起来,实难抵挡。”
3 ^4 y$ Y1 n% U- z4 J7 H
# h+ [$ [. G! C9 k/ u
$ X, B9 e2 V5 e. m1 \7 E$ y& w: }! O
“ 你不是黄埔生,你是蝗虫!”
' O8 C  S0 g9 F- u) y4 o8 J( X6 I  f' V! m$ y) {3 S
1 E* c6 C6 l% F/ Q0 |
- l1 E, h* G8 w! @: i
当锦州城防被解放军突破,激烈的巷战仍在进行时,蒋介石派飞机向锦州空投亲笔信,令范汉杰突围。此时范汉杰正在商讨突围计划。那架负有“党国重任”的飞机,随后直飞长春,向困守孤城达七个月的守军将士投“总统手令”:3 d. _5 X) z' i9 d5 B2 L& P1 e! t
. c$ d  _, Q/ x( A& W; M( [/ ^
3 S$ q/ A9 u" `( P/ `( @
5 Q+ B, a' V% P% S2 ~! ~
长春郑副总司令洞国并转曾军长泽生、李军长鸿:
. w4 A6 G/ s5 d. [; b( V* @" w$ Q
$ C! g" |1 K7 g8 q/ ~9 F手令计达,现匪各纵队均被我吸引于辽西方面,该部应遵令即行开始行动。现机油两缺,尔后即令守军全成俄殍,亦无再有转进之机会。如再迟延,坐失机宜,致陷全盘战局于不利,该副总司令、军长等即以违抗命令论罪,应受最严厉之军法制裁。中正近日已来沈指挥,希知照。
1 M4 L* M$ _: U/ E  x! T6 D
/ b  _: Y  T. e5 N6 @2 f, F( A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
. L6 }( ?$ a8 s
& n% J$ Y. l9 m) ?: T0 L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中正手启- H6 s) ]: q! p! w' ]8 H- O- }

# e( i1 w3 P2 \5 L% g7 K$ X ; G% n$ j- I$ @4 A# }) @
. ?) C- D: @, J) J4 Z2 `/ k
10月16日上午,郑洞国召集各军军长和参谋长开会,第七军军长李鸿因患伤寒不能出席。会后,第六十军军长曾泽生显得精神紧张,他对郑洞国说:
6 D- J, u! _# {+ i" J
# j$ u. c, t; m: j8 Y8 O$ ~“下午开会讨论突围的事,我已经知道了,我派参谋长徐树民参加,他可以代表我决定一切,我一切都听从司令官决定。”
3 ^, K0 z7 J$ C3 y8 _% R7 O& i4 V0 A6 H6 l# B
郑洞国虽见曾泽生神色异常,但他没有作更多的联想,只是点了点头。+ A, q# l% P" {2 x7 `4 {9 a

4 r& E9 ^1 O: ^% Y* n$ K4 h曾泽生匆匆离去。不久,第六十军暂五十二师副师长欧阳舞向郑洞国报告:  l/ q' {, L2 b4 N6 C

0 N# K, |0 z1 E5 o' _“六十军已决定今夜起义。”8 _) r6 `! N7 F. d. p

' B3 l3 m% K; }4 x& _6 l6 S  J/ j随后,第七军参谋长来电话说:
/ l- Y# C9 h$ i4 R: Z3 r
( v& b! q/ d( |! \1 A“六十军的部队有变动,看情况可能发生问题。”3 h" a5 ]3 V' S6 f& O9 e
; i. [. j6 _) P5 v" F% X& d9 X
郑洞国大惊失色,立即打电话给曾泽生,但是,线路早就截断了。郑洞国只好取消突围计划,让第七军派兵警戒,防止第六十军发动突然袭击。
9 {) @% |' H1 ?& ^" G5 b' D( T% Y) M: T" L2 \# x$ `
17日清晨,郑洞国派副参谋长去找曾泽生,不久,带回一封信:
2 ?& J2 [* c$ P( D( W# `9 ]; ^6 G) r& ^

: H( x$ A$ ~- m. j8 f' f/ n6 x5 m
1 s! ~* ]2 ~* d& e+ j! n* r桂庭司令钧鉴:, {6 O: z0 H) `3 g7 T

; {, J. @2 a5 b- k( j7 G长春被围,环境日趋艰苦,士兵饥寒交迫,人民死亡载道,内战之残酷,目击伤心。今日时局,政府腐败无能,官僚之贪污横暴,史无前例,豪门资本凭借权势垄断经济,极尽压榨之能事,国民经济崩溃,民不聊生。此皆蒋介石政府祸国殃民之罪恶,有志之士莫不痛心疾首。军队为人民之武力,非为满足个人私欲之工具,理应救民倒悬。今本军官兵一致同意,以军事行动,反对内战,打倒蒋氏政权,以图挽救国家于危亡,向人民赎罪,拔自身于泥淖。
' v. `  R' @* T5 @
" t$ u: d" x& a" z9 r( A公乃长春军政首长,身系全城安危。为使长市军民不作无谓牺牲,长市地方不因战火而糜烂,望即反躬自省,断然起义,同襄义举,则国家幸甚。竭诚奉达,敬候赐复,并祝戎绥!
: z, ~9 B  X  p/ O
) B0 e6 T5 v: ?- [4 b 5 e! \2 t# c1 ~- h& J% a3 }

- d/ M% V$ M3 a# g: z, [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曾泽生  敬启8 W2 ^, K" }: _% Z

: ^: z1 z2 R6 m1 }, T0 c9 j6 x
1 A  R9 J! g. [5 t
9 T! L4 E% G6 W: j郑洞国看完信,默默无言,眼睛早就湿润了。周围的部将,一个个垂泪而立,所有人都有一种末日来临之感。半晌,郑洞国才缓过劲来,伤感地说:
) \7 l, P  c: N2 N: d$ [
: ^# O0 q$ t$ R% t# i7 F“长春这座危楼本来只有三根柱子支撑,六十军这样一来,是非垮掉不可啦!”8 G. O5 l( y$ d& b5 `

. B$ I5 @( C% s( X% d( o当天夜里,坏消息接踵而至。种种迹象表明第七军也有可能哗变。郑洞国瘫坐在沙发里,自言自语道:* Z1 y* L2 L+ L6 l
. V: k9 z: u- a3 x/ t7 J. r& r
“又断了一根柱子。”
  v' ?/ O1 Z. C0 v6 e7 X" i. l9 P7 P& D: r# w& E
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几遍,郑洞国手触电话机却无意抓起话筒,他不想听到新的坏消息。参谋长杨友梅看了看电话机,终于忍不住走了过来。郑洞国已抓起了话筒。
9 `) v, E5 ~7 p/ J% p; t/ X, V# K# ~
“司令官吗?我是曾泽生。”# y. W6 M* k4 F3 e2 k* u. D

9 y7 j( u- c( N郑洞国一听,刚准备扣上电话,只听曾泽生说:2 |% l+ o% e0 e3 O* e( f

0 f7 }! p: e6 Z" B, I7 c& ~“有人和你讲话。”
4 ^* `4 z) k" J. \$ |7 C" q1 f$ P* b  P' H3 P
“我是解放军代表。现在长春的局势你是知道的,我们的政策是,放下武器,可以保障生命财产的安全。希望你考虑,不要再做无益的牺牲。”% u3 ~; P( `# Y1 S0 |& \% c" S

5 }! F) q" u8 r5 c& X7 X( P  {“既然失败了,”郑洞国故作镇静地说,“除战死以外,还有什么可说,放下武器是做不到的。”# W4 T0 C5 y4 @1 q- A0 P
' N2 p7 P- e& F
10月19日,第七军宣布放下武器向解放军投诚。随后杨友梅也策划了兵团司令部的“哗变”。他们让士兵对空鸣枪,假装抵抗解放军的进攻,然后全部放下武器宣布投降。其实,压根儿就没有解放军的影子。直到第二天一早,才有一个连的解放军冲进伪满中央银行大楼,将郑洞国等兵团司令部官兵押出大楼。& j( }- t$ G) x$ K; Q& ]; A. j
7 Z3 D' _, b! R( P
长春就这样出乎意料地解放了。
) @5 V$ h2 e& }) D+ Q5 n) U2 S4 I5 j

7 ~' }3 B2 k8 B  f; k0 ^- a3 g6 k5 e/ l' U
10月16日上午,蒋介石写完让郑洞国突围的手令,交航空队空投长春。然后登上“美龄”号座机,飞往锦州上空。9 k. x- a- w" a; c) t
" E+ N# h% E' s* F
蒋介石命令飞机在锦州上空盘旋。此时锦州城内外枪炮声均已沉寂。蒋介石取下灰呢礼帽,隔着舷窗俯视被战争蹂躏后的锦州。他见许多汽车满载物资从市里往外开,车站的屋顶仍在熊熊燃烧。蒋介石闭上眼睛长叹一声,眼角涌出两滴泪水。
& j% _" g1 b$ i8 F) T% N# a0 }( u: _( d/ ~
飞机于11时10分降落在锦西机场。蒋介石披上黄色斗篷,戴好礼帽,走出舱门。侯镜如、阙汉骞罗奇等东进兵团的将领都在飞机场迎接。蒋介石走下飞机,摘帽朝众人点了一下头,他霜白的鬓发在阳光下尤其醒目,仿佛一夜之间苍老了二十岁。$ l+ h, ^& D; W+ [9 S

: ?) y! M* J3 X+ \; T" u" r% [蒋介石没吭一声,闷闷不乐地钻进小汽车,驶往茨山阙汉骞的军部。- u# @* k! Y1 n+ R, N

, ]$ y" ^2 P7 Z, r0 S/ y4 B0 U走进军部会议厅,蒋介石转身指着阙汉骞大骂:
& M- {% @1 K! ~4 Q5 I# }% O4 A
9 w+ e+ u( `) N3 ^8 r; J0 |0 h) q“你不是东西,给你这么多部队,又配备了海空军协同作战,用了几天时间,连一个塔山都攻不下来,你不是黄埔生,你是蝗虫!蝗虫!”- Y9 ]% z9 f" Y1 v
5 B7 X8 @/ T' V1 H9 M0 K
阙汉骞垂头,无言以对。蒋介石接着说:
3 |" u  Z7 N9 o7 Y7 R/ I( N; l/ ?2 u& g  I( |
“你们真是无用,以三个军加上空军海军火力,把塔山都炸平了,都攻不进去。唉,可惜浪费了我二十发二十四生(注:“重庆”号军舰的主炮口径为240毫米。生,即厘米。)的炮弹。”% j' P. g( ^7 ~  k

) g8 B5 U7 S* S所有将领没有一个敢吱声,都垂着头等待蒋介石的训斥。. m8 C% i% ]9 q2 [6 G! |8 @
6 i) x5 r4 j$ Y% z( t
蒋介石依次又将陈铁、唐云山、桂永清等骂了一顿,但却没对主帅侯镜如发作。蒋介石发泄完后,走到军部大院草坪上散步。. l' d- V' a! f, g: [4 c
2 e5 S# y9 t' M# i4 q- m9 a
桂永清和罗奇远远站在一旁,注视着他。
/ c% }" R: Z! `+ y/ `- d: j0 K& H( a5 W( _
这时,侍卫送来一份电文,并将金边老花眼镜递给蒋介石。他看着电文,双手颤抖,眼眶噙满泪水。这是卫立煌发来的,向他报告锦州失守和长春曾泽生率第六十军起义的消息。蒋介石将电文摔给侍卫,狠狠地说:
- l2 \! a- N( n( z0 f& l2 |: L2 l6 c3 R) B! w9 i8 n1 L5 _0 c
“我跟他们拼了!”2 i  K% B7 E2 o8 d  ]0 b9 y$ p/ j

/ [8 b! l+ E9 z4 r, e桂永清和罗奇面面相觑,不知蒋介石的话是什么意思。
8 _6 J) O* S& h. @; @$ v5 o
9 D; y; T4 h1 r蒋介石回到会议厅,侯镜如和阙汉骞请他去吃饭。他手一挥,怒喝道:' ~( o3 @! D. k: [2 A

; k" v5 n5 l6 e* N“我不过你们的腐化生活!”
0 g, [, r, I3 \
" U" A; b3 K1 w) Q( z$ g随即,蒋介石让侍卫找了一杯白开水,吃了几块饼干。他对侯镜如说:( A4 W& w+ M2 O6 ^4 R' D4 }9 M& T
3 m, ~' v0 n1 w& Z  O% j7 P5 D4 {5 G6 X
“共军必定伤亡惨重,不能再战了,你要跟廖耀湘协力,东西对进,夺回锦州。廖耀湘已经到了新立屯。这次你如果再搞不好,我非杀你的头不可!”
- l( J) u- m# C9 F! A+ S( q) O  ]* f# d. P* L9 L- k* k
蒋介石吃完饼干,乘车赶到飞机场,登上“美龄”号匆匆飞往北平。
1 y) t9 ]0 f2 l9 J: f. M4 D
3 g# G! @" M1 V3 P
% H4 ^8 u6 v! x# h+ z) [2 l
5 @6 G, e% C! `) R- A蒋介石念念不忘收回锦州,而卫立煌却置锦州于不顾,要廖耀湘兵团回撤沈阳。蒋介石认为东北局势糟到这步田地,全在于将领不听话。为了实现挽救东北几十万大军的计划,他必须找一位能干,特别是听话的将领。
; P( Y1 c+ l4 l$ E
4 c( h+ n. g" [# S) @4 i, n他又想起了杜聿明。
$ H% M) c$ B5 Y5 G9 G; K5 N8 W) [% d1 N4 u9 E5 q. b1 L$ a
杜聿明此时已是徐州“剿总”副总司令,早就拟好了一份以三个兵团主动攻击山东解放军的作战计划。这份计划送到蒋介石手里,被搁置一边,他正被东北的战火烧得焦头烂额,根本顾不上徐州战场。, e2 x: C1 P/ w' G' }

) ~+ D( ?7 l* s8 F6 Q' _) R蒋介石回到北平,立即召集傅作义、卫立煌和杜聿明开会,讨论收复锦州问题。卫立煌还是老调重弹:
/ |( ~2 p+ H$ l# b3 z6 h( r( Z) n  l; Q9 P0 I, {$ B, Q
“我认为应迅速令廖兵团回师固守沈阳。如果不放弃西进收复锦州的计划,将有全军覆灭的危险。”
/ \6 w) G0 `) F' h, O; `' N' X9 K! Q, w  ?% n
“固守沈阳将会使几十万精锐部队陷于共军重围,长春的下场没看见吗?”蒋介石说,“只有夺回锦州,进可恢复东北,退可撤往华北。否则,你们都要被共军包围吃掉。”7 h$ D+ |) a% n& D3 t. k' i- U1 n9 i
1 ^* D. Z+ W; [  C/ L! n0 q
卫立煌和蒋介石各执己见,争论了四五个小时,卫立煌仍不让步。蒋介石见傅作义一言不发,于是问:$ N( L6 ]/ j6 [: r. Z& [/ z7 w
. m) v! F9 ?' q3 C/ I, T: h8 m
“宜生(傅作义的字)兄的意见如何?”5 {. G# o1 {2 q! \/ G7 a" {" ?
/ R! j! a  [8 A* E0 Y. i
“关系国家大事,要好好考虑。”傅作义当然明白收复锦州之举是危险的,但他不想让蒋介石难堪,只好圆滑世故,一句话搪塞过去。
  ~% b+ E+ q1 g2 H9 w4 ?  a4 m7 d. z& f
蒋介石转而问杜聿明。杜聿明说:
' j  ]7 h6 i. a4 R- o' e' C1 p: v0 n& p+ h. Z7 ?8 k4 l
“廖兵团收复锦州把握不大,校长如果想将军队撤出东北,不能强攻锦州,惟一的出路是走营口。”
7 P- S+ o1 L9 }9 u; K; O# s, V- ~; ^* x
蒋介石见都不同意他的计划,气得拍打桌椅大骂卫立煌。卫立煌只要能保证不撤离沈阳,挨骂受气都不在乎。蒋介石又捶着光亮亮的额头说:
/ S2 G  x% y/ ^3 y9 W# Q8 V+ C0 v
; d! N0 j  k& n. o/ J& |  ^& ~5 _7 c“马歇尔害了我们的国家。原来在抗战胜利后,我决定军队进到锦州后再不向前推进。以后马歇尔一定要接收东北,把我们所有的精锐部队都调到东北。弄得现在连守南京的部队也没有了,真是害死人!”8 @8 b5 ]% A& ]+ N% C3 J

5 o, P. Q' p0 f. D3 d* k* R最后会议毫无结果,蒋介石与卫立煌不欢而散。! N0 b; r- c" _# u/ o
! t0 Y% g# z/ J8 z8 a
第二天一早,蒋介石召见杜聿明。杜聿明害怕搅进东北战场,而误了他的徐州战场,当即提出辞行。
0 ~) ]7 t$ y; ?5 ?/ f4 k& J1 ^) e. `. V. T. ~# N( j
“徐州不要紧,重要的还是东北。”蒋介石说。( B. a, F) o; }* H1 Q
1 l  @7 ^" k6 L; T# \$ ~0 b  t
“东北我军士气不振,各军残缺不全,要想收复锦州,必须先补充整训,再相机行事。”杜聿明说。  d: r! d4 b: `) w) y# n; g0 b* p

) J8 D5 J4 T& O8 L6 b蒋介石问参军罗泽凯的意见。
: |: N) p$ o. r6 C" T; Y* r
* ?$ G; n+ s; c# K$ Y“我们有空军优势,炮兵优势,现在可以同共军决战。”罗泽凯说。
4 _6 K% ^/ I4 A/ v  |5 L
9 e" t+ @- d+ Q杜聿明说:“既然罗参军认为目前可与共军决战,请校长重用他去东北对敌。”
, I) K) t( o, ^7 O, L2 g9 O3 k, `$ K9 S9 f) E* ?" t0 H6 W" Z
“不行,不行!”罗参军吓得连连摆手。( |! R+ k2 z% r: t; J/ Y

6 Z5 r5 O; m0 w" l4 ?5 o2 M. L“校长看收复锦州有几成把握?”杜聿明问。
4 |- b* u1 _2 b5 }) q" @) g: [, b0 X  B( R! Y0 G
“六成把握总有。”蒋介石说。* e0 j5 j1 d2 V/ f6 g, P

& J. x  x1 s; p; R+ n“孙子说,夫未战而庙算胜者,得算多也,未战而庙算不胜者,得算少也,多算胜,少算不胜。现在我们算到六成,只会失败,不会胜利。”杜聿明说。3 D$ F1 \* d5 P
) ~8 w' H0 a; S  K$ \" v  U
蒋介石满脸窘态。
: y% ]) [+ k* l* H* `
8 I" g) [; L% |1 A! J" s杜聿明接着说:“孙子说五则攻之,十则围之,倍则奇正并用,有奇无正,有正无奇,每战必殆。以目前敌我兵力比较,不是我倍于敌,更谈不上什么奇兵正兵。相反,倒是敌倍于我,敌人有奇有正,并可能集中五倍十倍兵力攻我、围我、消灭我军。所以,我认为目前收复锦州是凶多吉少,并有全军覆灭的危险。”2 s5 ~+ E. l% r# B9 u, J; v
. U" q$ V8 j- X/ x! S% i
“我们失去锦州就会失去美国的援助,这是关系到全局的战略大计。”蒋介石提高声调嚷道。顿了一会儿,他又尽量显得平静地说,“我把东北完全交给你好了。你去指挥廖耀湘兵团攻打黑山,收复锦州。同时命令五十二军先占领营口,掩护廖耀湘的后路。”& k1 b( f6 [* c; K7 L, {! Q
( g& e9 S8 W! Y/ n
杜聿明无可奈何地接受了“跳火坑”的差事。东北内战由他开场,还得由他收场,这是一个历史的巧合。
发表于 2010-5-3 22:41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楼主还玩这东西?
发表于 2010-5-9 10:59:07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这什么时候的事情哦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